<mark id="pibpc"></mark>
    1. <tbody id="pibpc"></tbody>

    <menuitem id="pibpc"><tt id="pibpc"></tt></menuitem>
      <track id="pibpc"></track>

    1. <menuitem id="pibpc"><tt id="pibpc"></tt></menuitem>
    2. <small id="pibpc"><listing id="pibpc"><menu id="pibpc"></menu></listing></small>
      <small id="pibpc"></small>
      <mark id="pibpc"><tt id="pibpc"></tt></mark>
      <tbody id="pibpc"></tbody>
      當前位置:首頁 > 能源新聞

      2019年中國產業經濟年度報告之能源篇:積蓄量變靜待質變

      文章編輯:admin 文章來源:未知 發布日期:2019-12-23 10:17:54 點擊次數:

      從歷史的角度看待“能源”,它已絕不僅僅是一種資源、一種供給形式,而是人類社會發展、文明進步的動力源泉。

      正如17世紀后期,英國采掘業的發達,帶來了煤炭資源的充盈與廉價,加之蒸汽機的誕生及不斷完善,終于滿足了人類社會對生產力提升的渴求一樣,今天,面向人類社會所共識的可持續發展,化石能源的枯竭,甚至是全球經濟的增長乏力,清潔能源、能源的清潔化利用才應運而生。

      總之,無論是可再生能源的推廣,還是傳統能源的迭代或升級,正在我們身邊發生著的這場能源改革,絕非無源之水,而是基于人類社會的真切需求。

      在中國,這場能源改革還被賦予了包括能源安全、全面建成小康社會、供給側結構性改革等在內的更多使命。僅僅就是發生在2019年的三件大事——多舉措穩定油氣價格、泛在電力物聯網加速落地,以及光伏等可再生能源成本已具備“叫板”火電的底氣……其背后就飽含深意。

      幾天前(12月16日),2020年全國能源工作會議在京召開,能源業界為其“劃重點”:全國能源系統在穩中求進工作總基調下,以供給側結構性改革為主線,堅定不移推動能源高質量發展,始終把保障能源安全作為首要任務,扎實辦好民生實事,堅持清潔低碳發展方向不動搖,增強科技對能源發展的支撐作用,深化能源體制機制改革,高質量謀劃能源中長期發展,為實現明年經濟平穩健康可持續發展提供堅實支撐。

      細究其中,回味無窮,可以肯定,即將過去的2019年和正在走來的2020年,正是中國能源改革積蓄量變,并決定能否產生質變的關鍵之年。

      任國際油氣風云莫測

      堅定能源安全戰略巋然不動

      2019年以來,中國面對著愈發復雜嚴峻的國內外發展環境。以化石能源為例,其時刻面臨著價格波動的風險,而這對于石油對外依存度超過70%,天然氣亦在40%以上的中國而言,影響尤為重大。

      要知道,科學的能源安全判定,絕不僅僅系于可靠的供應,還包括合理的價格、充沛的儲備,以及可靠的運輸和合理的結構等。歷史上,有太多案例證明,石油價格的大幅波動往往是經濟、地緣政治危機的前奏,而人類至今都無法摒棄對這種“工業之血”的依賴,因為其不僅是燃油和汽油,還是一眾不可或缺的化學工業產品的重要原料。

      回顧2019年國際原油市場,布倫特僅有今年二季度在70美元/桶-75美元/桶區間運行,其余時段則大多在60美元/桶-70美元/桶區間震蕩,甚至在第四季度收縮至60美元/桶-65美元/桶區間。

      上海石油天然氣交易中心油品事業部總監張龍星對此分析,“今年,傳統意義上的供需關系對國際原油價格的影響已退居次位,倒是貿易方面的任何消息都對油價有極強擾動作用。”

      “面對自2014年低油價以來的連續多年財政赤字,中東產油國紛紛采取措施改變被動局面,沙特阿美IPO就是沙特采取的破局之道。”張龍星告訴《證券日報》記者,“沙特會將維系沙特阿美2萬億美元市場估值,作為首要任務。”

      同時,值得一提的是,今年“9·14”沙特石油設施遇襲后,布倫特曾走出歷史單日最高漲幅。

      這一切都令國際原油價格面臨著較以往更大的波動風險。只是,張龍星也認為,“目前沙特阿美在國內交易所成功IPO并開局良好,但在維系沙特阿美2萬億美元市場估值的基礎上,考慮到沙特阿美仍有海外上市計劃,沙特這一全球最大原油出口國預期還將保持戰略一致性減少油價意外擾動影響,竭力維護沙特阿美可信賴的全球供應商地位。”

      但終究“國際油價更多為金融流動性所驅動,在全球出現負利率及美聯儲再次啟動QE(量化寬松)大背景下,預期2020年國際油價將出現中樞抬升(但幅度有限)。”張龍星告訴記者。

      在這一國際局勢和市場預期下,中國提早布局、踐行能源安全戰略,顯得前瞻而又迫切。

      正如2020年全國能源工作會議展現的數據一樣,2019年,我國預計完成上游勘探開發投資3321億元,同比增長21.9%。在加大上游勘探開發投資力度的保障下,我國石油和天然氣新增探明儲量分別達到12億噸、1.4萬億方,同比增長25%和68%;原油產量達到1.91億噸,一舉扭轉了2016年以來的持續下滑態勢;天然氣產量(不含煤制氣)達到1733億方,連續3年增產超100億方;同時,頁巖氣、煤層氣、煤制氣全面增產。

      除了上游開發增產,今年12月2日,橫跨中俄兩國的能源大動脈——中俄東線天然氣管道投產通氣,也讓中國能源安全更加“硬氣”了。

      這座從黑龍江省黑河市入境,途經9個省(區、市),以上海市為終點,全長5111公里(新建管道3371公里,利用在役管道1740公里)的中俄東線天然氣管道,首期每年供氣達50億立方米,計劃2023年全線投產后,每年可向東北、環渤海、長三角地區穩定供應清潔優質的天然氣資源380億立方米。

      油氣增產、中俄東線天然氣管道建設,從戰略層面確保了我國能源安全。“我們要采取常規及商業供應以外的戰略渠道進行補充,這其中自產及來自共同戰略利益伙伴的補充是必然選項。”張龍星道。

      在充足穩定的供應基礎上,12月9日,剛剛成立的國家石油天然氣管網集團有限公司(以下簡稱“國家管網公司”),則是我國天然氣產供儲銷體系建設的重要“里程碑”。

      中國石油大學(北京)工商管理學院教授劉毅軍對《證券日報》記者表示,“國家管網公司的成立,意味著油氣市場將形成上游多主體供應,下游充分競爭的格局。”

      簡而言之,就是要用市場“無形之手”,引導油氣市場開放活躍,從而達到平抑價格、確保供應的目的。在此基礎上,今年我國還推進了29項管網互聯互通重點工程,致使日供氣能力提升5000萬方;三家石油企業儲氣能力達153.6億方,比去年增加約13.8億方;且管理層積極推動LNG接收站布局建設,實施罐箱多式聯運示范工程;壓實上游供氣企業、城鎮燃氣企業和地方政府的應急儲氣責任,加快推進多元進口體系建設等。

      “14億人全民通電”的國家電網

      擔負社會責任謀轉型升級

      作為能源產業重中之重的一環,中國電力生產與消費系統絕對值得國人驕傲。要知道,至今中國仍然是全球唯一個擁有近14億的龐大人口,卻依然能做到全民通電的國家。

      2018年,當全世界發電量增速僅為3.7%時,中國卻以8.4%的迅猛增速領跑全球,全年發電量達到71118億千瓦時,幾乎僅憑一己之力,生產了全球超過1/4的電量。

      而即便如此,在全國能源系統深化供給側結構性改革的背景下,中國電力生產與消費系統還在不斷自我完善,特別是聚焦結構調整重大任務。

      2020年全國能源工作會議內容顯示,2019年,我國煤炭、煤電去產能目標超額完成。而這背后,是全國能源工作組織實施了年產30萬噸以下煤礦分類處置,關閉退出落后煤礦450處以上,淘汰關停2000萬千瓦煤電機組。

      枯燥的數據看似平淡,殊不知,在2018年中國生產的71118億千瓦時電力中,仍然有70.4%來自于火力發電。調整火電獨大的電力結構對中國能源安全固然重要,卻也給這個全球最大的電力系統平穩運行,帶來了太多難題。

      怎么辦?除了以清潔的可再生能源發電作為補充外,提高電網管理、輸配效率也是必由之路。

      日前(12月12日),國家電網印發了《泛在電力物聯網2020年重點建設任務大綱》(以下稱《大綱》),提出2020年是泛在電力物聯網建設“三年攻堅”的突破年。

      《大綱》發布的消息備受各界關注,其中一個原因是,“泛在電力物聯網”建設關系著國家電網提出的“三型兩網”新戰略的成敗,而所謂“三型兩網”即打造樞紐型、平臺型和共享型電網,建設運營堅強智能電網和泛在電力物聯網。

      另一個重要原因是,國家電網對建設“泛在電力物聯網”的態度可謂堅定不移。在2016年-2018年,國家電網利潤總額逐年下滑(分別為903.77億元、910.24億元和780.14億元),日前又內部下發了《關于進一步嚴格控制電網投資的通知》(要求以產出定投入,嚴控電網投資規模并加強投資管理,明確虧損單位不再新増投資)的背景下,國家電網董事長寇偉仍然在今年初堅定表態,“公司最緊迫、最重要的任務是加快推進泛在電力物聯網建設。”

      而這必將是一項投入巨大的工程,興業電力設備與新能源研報甚至預測,未來3年內,國家電網對泛在電力物聯網的年均投資,將從此前的約100億元上升到400億元-600億元。

      能源業界分析,建設泛在電力物聯網,通過現代信息及通信技術,把圍繞電力系統各環節的人和物連接起來,將令電網成為產生共享數據的智慧服務系統,這一方面將大幅提高國家電網的管理、輸配效率,更是國家電網發展,開拓業務新版圖的“藍海”;另一方面,國家電網也依托于此,踐行了“增強科技對能源發展的支撐作用”的方針,巨大的投入,加之廣闊應用場景,必將對我國AI、區塊鏈、5G等方向的科技創新產生重大推動力,從而實現社會效益。

      根據《大綱》,國家電網部署下一步將重點開展能源生態、客戶服務、生產運行、經營管理、企業中臺、智慧物聯、基礎支撐、技術研究八個方向40項重點建設任務,40項重點任務涵蓋源網荷多元協調的泛在調度控制、營銷2.0、新一代電力交易平臺、新一代調度自動化系統、智慧供應鏈、“國網云”、5G建設及應用等。同時,國家電網要求下屬各部門和單位對照《大綱》,加快確定本專業、本單位泛在電力物聯網2020年重點建設任務。

      其實,泛在電力物聯網的成果已在2019年實現落地。與《大綱》發布幾乎同步,12月11日,國網冀北電力有限公司宣布,由其建設的泛在電力物聯網虛擬電廠示范工程已正式投運啟動。

      而虛擬電廠還只是這一示范工程的首個核心產品,這個全稱為冀北泛在電力物聯網虛擬電廠的示范工程,打造了主要包括具備泛電、販電、FUN電三個層次內涵的泛(FUN)電平臺,全面實現泛在可調資源的秒級智能終端感知、4G/5G無線公網快速傳輸、海量數據信息平臺存儲分析和智能計算、電力系統實時柔性交互應用,具備億級用戶能力,打造多級共享生態。

      舉一個簡單的例子,冬季夜間是整個電網正值負荷的低谷期,恰恰又是風電發電的高峰期。此時,泛(FUN)電平臺的介入,便能聚合各類型分布式資源,實時跟蹤電網調峰需求及調度指令,有效拉升電網低谷負荷,這不僅緩解了因調峰困難而引起的棄風限電,促進了清潔能源消納;也對原有火電等調峰資源進行了有益的補充和擴展。

      除了業務上的開疆擴土,不久前,一場在上海聯合產權交易所舉行,名為“開放資本·共享合作——國家電網有限公司引入社會資本專場推介會”也頗為引人注目。據悉,在這場推介會上,國家電網有限公司集中推介了12個重點混改項目。其中項目涵蓋了特高壓、儲能、高端裝備制造、金融、通用航空、健康養老等多個領域。而此次推介,吸引了包括其它央企集團、民營企業、投資機構、專業服務機構在內的共158家機構、260余名代表的參加。

      近年來,國家電網把加強資本運營、推進混合所有制改革,作為深化開放合作、改善公司治理、提升價值創造能力、提高國有資本配置效率的重要途徑。據梳理,截至目前,國家電網有限公司混合所有制改革已在多個領域展開,例如北京電力交易中心已通過進場掛牌引入社會投資者;國家電網公司經營區域確定引入社會資本的增量配電項目業主138個;青海—河南特高壓直流項目已確定意向投資者并簽署合作協議;公司所屬電動汽車服務公司與恒大集團合資成立智慧能源服務公司等。

      12月17日,國家電網董事長寇偉在黨組會議上再此強調,要進一步加大混合所有制改革力度。

      可再生能源排頭兵“叫板”火電

      有底氣做替代能源

      在如今繁復的能源格局中,清潔能源,尤其是以風電、光伏為代表的可再生能源利用,不僅肩負著環境保護、可持續發展的使命,承擔著優化我國能源結構的重任,同時也必須面對多種能源形勢的市場化競爭。

      近年來,我國可再生能源發電量、裝機量占比逐年提高,公開數據顯示,2018年我國可再生能源發電量達到1.87萬億千瓦時,占全部發電量的26.7%;可再生能源發電裝機容量達7.28億千瓦,約占全部電力裝機容量的38.3%。而如果把核電也計算在內,則全部非化石能源的發電量就超過了2.2萬億千瓦時,占全部發電量的比例超過了30%。

      在這其中,風電、光伏是名副其實的可再生能源“排頭兵”,例如在2018年,風電新增裝機2059萬千瓦,太陽能發電新增裝機4426萬千瓦,兩者總和占可再生能源新增裝機總規模的比例達到了85.3%。

      快速攀升的裝機規模背后,以中國光伏產業為例,經過了20年的發展,其不僅已令太陽能利用,這一曾被市場“束之高閣”的發電技術,得到了全球電力需求的追捧、熱衷,還硬生生地把中國光伏,打造成了與高鐵齊名的中國產業名片之一。

      而創造這一“神話”的中國光伏產業,至今都主要由民營企業構成(民資、國資比例約為7:3)。在這樣一支民營大軍的努力下,“10年間,光伏組件價格下降了94%,光伏電站的建設成本下降了90%。”中國光伏行業協會秘書長王勃華向《證券日報》記者表示。

      2019年的產業數據很好地展現了中國光伏的“韌性”。

      相比往年(例如2017年新增光伏裝機53GW),今年中國光伏的新增裝機可謂谷底,據日前中國光伏行業協會公布的數據,截至今年10月份,國內光伏新增裝機只有17.5GW,業界預測全年光伏裝機規模甚至很難超過20GW。但區區內需的暫時性承壓,無法阻擋已極具競爭力的中國光伏國際化趨勢,最終,與國內新增裝機形成鮮明對比的是,中國光伏行業協會數據顯示,2019年1月份至10月份,我國光伏產品出口創出新高。據統計,硅片、電池片、組件出口總額達到了177.4億美元,同比增長32.3%。其中,技術含量頗高的中游光伏產品電池片今年上半年的出口量就已超過2018年全年;下游組件出口量則在今年前8個月就超過2018年全年。

      同時,呈現在世人面前的中國光伏畫像是——新增裝機已連續6年位列全球第一;累計裝機規模連續4年位居全球第一;組件產量多年占據全球約70%份額;在全球前10強光伏組件企業中,至少占到7個-8個席位。

      特別值得一提的是,如今,在市場激烈的競爭下,技術路線不斷的迭代中,今天的光伏憑借自身的天然優勢,更重要是中國光伏人的賦能(主要是成本下降,如10年間光伏組件價格下降94%),已經擁有了“叫板”火電的底氣。

      今年11月份,由三峽新能源投建運營的,截至目前國內單體裝機最大(500MW)的光伏集中式電站——格爾木領跑者項目并網發電已近1年,總體運行良好。而這一電站就曾經是我國首個上網電價低于當地煤電標桿電價的光伏“樣本”(該項目上網電價平均為0.316元/千瓦時,低于當地煤電標桿電價0.3247元/千瓦時近1分錢)。

      可以肯定,在未來很長一段時間里,中國光伏還將面臨全球范圍的資本、產能角逐,技術路線優勝劣汰。猶如,在2017年的光伏市場中,單晶路線市占率不足30%,多晶路線卻占據著超70%的主流;而瞬息之間(2018年中),單晶市場份額便迅速攀升到40%;今年,憑借與PERC技術的結合,單晶已大概率將首次超過多晶,成為新的市場主流。

      只是,成為主流的單晶絕不敢有絲毫懈怠,在其周圍,一眾如TOPCon、HJT等高效電池技術正虎視眈眈,滿懷取而代之的野心。

      倒是習慣了競爭的中國光伏,也正是在如此的市場淬煉下,才能夠極具競爭力,快速成長為中國的產業名片,甚至如今吶喊出了——不做補充能源,要做替代能源的豪言。

      在自身發展的基礎上,光伏等可再生能源產業也為打贏“三大攻堅戰”做出了重大貢獻。

      2020年全國能源工作會議介紹,2019年,我國累計下達光伏扶貧規模1910萬千瓦,幫扶貧困戶407萬戶。此外,圍繞大氣污染防治攻堅任務,管理層積極壯大清潔能源產業,推進能源清潔高效利用,加快實施北方地區冬季清潔取暖。2019年,新增清潔取暖面積約15億平方米,清潔取暖率達55%,累計替代散燒煤約1億噸,“2+26”重點城市清潔取暖率達75%,超額完成中期目標。且2019年預計全年新增替代電量約2000億千瓦時,“十三五”前4年全國能耗強度累計下降達到13.7%。

      能源之變時不我待,全球常規能源儲量只能維持半個世紀,異常的氣候、揮之不散的霧霾等時刻提醒著人們,走上一條可持續發展之路,才有未來。而盡管背負著14億人的期望,中國能源仍然“負重”創造了太多奇跡,但他絕不能停歇,必須以高質量發展,為中國經濟平穩健康可持續發展提供更為強大的支撐。

      來源:證券日報

       

       

      推薦內容
      圖片新聞
      熱點文章

      返回首頁 - 能源新聞 - 招標采購 - 擬建項目 - 工程動態 - 產品展廳 - 企業推薦 - 設計單位 - 施工單位 - 人物訪談 - 監理單位 - 政策法規 - 媒體關注

      版權所有 - 中國能源信息網 www.medianet2.com ALL Rights Reserved
      地址:北京市西城區牛街 電話:13810728867 /18638687274 郵政編碼:10000 豫ICP備17041678號-3
      宁夏快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