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ark id="pibpc"></mark>
    1. <tbody id="pibpc"></tbody>

    <menuitem id="pibpc"><tt id="pibpc"></tt></menuitem>
      <track id="pibpc"></track>

    1. <menuitem id="pibpc"><tt id="pibpc"></tt></menuitem>
    2. <small id="pibpc"><listing id="pibpc"><menu id="pibpc"></menu></listing></small>
      <small id="pibpc"></small>
      <mark id="pibpc"><tt id="pibpc"></tt></mark>
      <tbody id="pibpc"></tbody>
      當前位置:首頁 > 最新資訊

      全球能源格局開啟轉型之路

      文章編輯:admin 文章來源:未知 發布日期:2019-02-27 16:51:27 點擊次數:

      能源是經濟的血液,對中國這樣能源高度依賴進口的國家來說,研究能源發展態勢至關重要。

      從供給方面看,近年來能源生產中心加速向西半球轉移,打破了原來中東和石油輸出國組織歐佩克(OPEC)一家獨大的供給格局,美國成為了全球油氣資源供應中心之一,同時加上俄羅斯中亞的油氣,油氣供給方面形成了三足鼎立的格局。

      從需求方面看,能源消費中心繼續“東擴”,新興經濟體特別是中國和印度的消費量不斷增加。經合組織對未來能源消費作出的預測顯示,到2035年能源消費90%的增量將來自于亞洲,其中印度和中國加起來將達到一半以上。

      然而,在國際原油市場上各股力量相互博弈競逐、爭奪更多的市場份額的同時,清潔能源正在走向前臺。隨著全球氣候變化挑戰的日益嚴峻,各國的環保意識逐漸加強,對于使用更加清潔能源的需求日益增長。盡管從目前的情況看,清潔能源難以徹底撼動原油在全球能源市場中的位置并取而代之,但清潔能源已經成為國際能源市場中不可或缺的重要組成部分,并且隨著技術的進步與成熟以及使用成本的下降,各主要經濟體對清潔能源的使用比例或將進一步提升,全球能源轉型之路已然開啟。

      在全球能源市場中,原油依然是不可或缺的重要組成部分。2018年對于國際原油市場而言,可謂是跌宕起伏的一年。原油供給端形勢錯綜復雜,并且被地緣政治風險緊緊包圍,國際原油價格也大起大落。面對全球經濟增速的降溫,原油需求端或將在2019年受到明顯的壓制,市場擔憂氛圍濃厚。

      更重要的是,作為“能源之王”的原油在全球能源市場地位正在受到沖擊,包括太陽能、風能以及水能在內的可再生能源正在迅速發展,各國也均在朝著使用更加清潔的能源的方向轉變。全球能源格局的轉型之路已然開啟。

      重要力量互搏地緣風險緊隨

      縱觀當前的國際原油市場,以沙特領銜的石油輸出國組織(OPEC)以及由俄羅斯領銜的非OPEC重要產油國正在進行緊密合作,在油價低迷時共同制定和執行減產協議推升油價,并且根據國際原油市場供需關系的變動及時進行調整。從目前的情況看,OPEC與非OPEC重要產油國結成的聯盟依然在較為穩定地運行,成為國際原油市場中的一股重要力量。

      與此同時,可以與之分庭抗禮的另一股關鍵力量則是依托頁巖油成為原油市場“新貴”的美國。雖然相比OPEC與OPEC產油國的聯盟,美國可謂是形單影只,但其力量卻不容小覷。國際原油價格從2016年的價格低谷反彈,一度扶搖直上。在市場紛紛看好原油市場前景之時,美國原油產量迅速攀升,一躍成為新晉原油出口大國。加上美國總統特朗普上任后,宣布退出伊核協議并且重新對伊朗原油出口進行制裁,隨后又對委內瑞拉國家石油公司開始進行制裁。一系列舉動不斷引發地緣政治風險,這也成為影響國際原油短期價格的重要因素。

      總體而言,2018年國際原油市場這個“舞臺”上演就是“OPEC+”與美國之間的博弈大戲,國際原油的供給與需求之間的相對關系也隨著“劇情”的發展而不斷變化。但就“情節”而言,美國與“OPEC+”可謂上演了一出跌宕起伏的“好戲”。然而,對于投資者而言,原油價格的大幅震蕩以及模糊不清的發展前景,只會令其冷汗直流。

      回顧2018年的國際原油市場,年初與年末的行情出現了明顯反轉。2018年年末,市場對于全球經濟放緩以及美國政局的擔憂情緒推動國際原油市場“跌跌不休”。然而,2018年年初時,國際原油價格可謂是紅紅火火。這主要是受助于OPEC以及非OPEC產油國達成的減產協議、需求的旺盛、全球經濟增長強勁以及美元走弱等因素的共同影響,需求的增長和供應的緊張,令國際原油價格節節攀升。

      而觸發國際原油市場表現在年初和年末大相徑庭的一個關鍵事件,就是美國宣布退出伊核協議并且對伊朗的原油出口重新制裁。為應對制裁可能帶來的不確定性,在2018年6月舉行的維也納會議上,OPEC與非OPEC產油國共同決定,從2018年7月1日起將減產協議執行率降低至100%。經過換算,執行率降低至100%意味著名義增產量100萬桶/日。

      然而,事件的始作俑者美國卻在臨近制裁開始日期時,突然宣布在制裁伊朗原油出口的問題上暫時豁免8個國家和地區,這無疑再次給了“OPEC+”當頭一棒。此前決定增產本是想通過增加國際原油供給,對沖美國制裁伊朗帶來的不確定性,穩定市場情緒和油價。然而,美國突然放松制裁的決定,將市場推向了供給過剩的擔憂之中。

      由此可見,依托美國強大的政治和經濟力量,“OPEC+”在這一輪與美國的博弈中先輸一局。然而,“OPEC+”并未放棄努力。OPEC與包括俄羅斯在內的非OPEC產油國在2018年12月初達成協議,決定從2019年1月起,在2018年10月原油日產量基礎上,日均減產120萬桶,其中OPEC成員國日均減產80萬桶,非OPEC產油國日均減產40萬桶,減產期限初步設定為6個月。然而,這一“救市”舉措未能挽救2018年年末油價的低迷,國際原油價格在下行趨勢中進入了2019年。

      國際油市前景復雜

      2019年,“OPEC+”與美國之間的博弈仍在繼續。受助于樂觀情緒的推動,國際原油價格在2019年1月總體呈現上漲行情。然而,OPEC內部已出現裂痕,其對市場的影響力也已經被削弱。另外OPEC與俄羅斯之間的聯盟能否還能繼續維持也存在不確定性。

      具體來看,OPEC依然在為減產而努力。OPEC今年1月的月度報告顯示,1月OPEC原油產量比去年12月減少近80萬桶/日至3081萬桶/日。并且OPEC表示,已經根據減產協議大幅降低了原油產量。其中,作為“老大哥”的沙特更是大幅增加了自身的減產水平,減產力度甚至超過了其承諾的水平。據英國《金融時報》2月中旬的報道,沙特能源部長法利赫表示,沙特3月的原油產量將降至980萬桶/日,比其去年12月承諾的減產目標還要多出50萬桶/日。盡管有沙特的大力支持,然而,在OPEC看來,預防供應過剩的任務在今年將面臨更多的挑戰,全球需求的放緩以及競爭對手原油產量的增加均成為OPEC面臨的重要困難。

      另外,卡塔爾已經宣布退出OPEC,雖然卡塔爾的原油地位在OPEC中并不是非常重要,但卡塔爾的“退群”已經在一定程度上反映出OPEC內部存在的矛盾,并且將對OPEC內部的團結造成沖擊。與此同時,OPEC還需警惕其重要合作伙伴俄羅斯的突然倒戈。路透社此前曾報道稱,俄羅斯石油公司總裁在去年12月曾向俄羅斯總統普京致信,施壓其退出“OPEC+”減產協議,認為該協議有助于幫助美國企業占領市場份額,從而給俄羅斯帶來威脅。若俄羅斯不再與OPEC一道延長減產協議,不再參與減產,OPEC穩定油價的擔子將會繼續加重。

      值得注意的是,作為新晉的原油生產大國,美國的頁巖油確實依靠減產協議對油價的拉升作用,重返國際原油市場,大量頁巖油涌入市場,市場份額爭奪戰愈演愈烈,美國的原油產量更是節節攀升。美國能源信息署(EIA)在2月12日公布的《短期能源展望》中預計,今年1月,美國原油日產量平均達到1200萬桶,比去年12月高出9萬桶。EIA預計,2019年,美國原油日產量平均將達到1240萬桶,到2020年將進一步提高至1320萬桶,這分別比EIA1月時預測的1210萬桶和1290萬桶均有所增長,其中大部分增長來自美國德克薩斯州和新墨西哥州的二疊紀地區。

      此外,美國在2019年1月28日宣布,美國將對委內瑞拉實施新的經濟制裁,制裁令將凍結委內瑞拉國家石油公司(PDVSA)受美國管轄的所有資產。這無疑將令本就受困的委內瑞拉原油生產跌進更深的“泥沼”,并且會進一步引發市場對于國際原油市場動蕩的擔憂。

      地緣政治風險疊加全球經濟放緩導致的原油需求減少的預期,令國際原油市場的前景更趨復雜化。莫尼塔大宗商品研究團隊預計,2019年全球原油需求增量約為110萬桶/日,低于2018年,并且是2012年以來的最慢增速,而2020年原油消費增量則預計比2019年再減少10至20萬桶/日。此外,渣打銀行大宗商品研究團隊預計,2019年,布倫特原油平均價格將在每桶78美元,比2018年的平均值高10%,但油價的上行幅度卻比2018年收窄,這反映出全球經濟增長的放緩以及原油市場基本面前景的轉淡。而OPEC在1月的月報中則預計,2019年全球原油需求增速為124萬桶/日,低于此前預期的129萬桶/日,并且隨著美國頁巖油的增加,對OPEC原油的需求將放緩。

      清潔能源發展迅速

      作為“能源之王”,原油在全球能源市場中的主導地位在未來的一段時間內仍不會被撼動,并且依然是人類活動依賴的主要能源。然而,不可否認的是,全球能源格局正在發生變革,隨著各國政府對于全球氣候變化以及能源可持續發展問題關注度的逐漸增加,人類的能源消費正在轉向更加清潔的能源,例如電力、天然氣、風能以及太陽能。

      國際能源署(IEA)在《2017世界能源展望》中表示,對許多國家而言,可再生能源會成為成本最低的新增發電能源,占到全球電廠投資的三分之二。在中國和印度的帶領下,太陽能光伏將迅速發展,到2040年,太陽能將成為最大的單一低碳發電能源,屆時,所有可再生能源在總發電量中的占比會達到40%。歐盟可再生能源會占到新建發電產能的80%,由于陸上風電和海上風電增長強勁,在2030年之后不久,風電將會成為主要電力能源。

      與此同時,隨著清潔能源技術快速發展,其成本也在不斷下降。自2010年以來,新建太陽能光伏發電的成本已經降低了70%、風電成本降低了25%、電池成本降低了40%。而生產成本的降低,在一定程度上將有助于清潔能源的普及與使用。此外,彭博新能源財經的數據顯示,2017年,全球清潔能源投資總額達3335億美元,較2016年增長3%,為有史以來清潔能源投資規模第二高的年份,并且越來越多的新興市場成為了新的清潔能源投資目的地。而在2018年,全球清潔能源投資總額達3321億美元,較2017年下降8%,但這依然是全球清潔能源投資總額連續第5年超過3000億美元。其中,海上風電領域的投資勢頭變強勁。2018年,海上風電領域共吸引投資257億美元,較2017年增長14%。

      值得注意的是,在清潔能源的發展與應用方面,歐盟走在了全球的前列。彭博新能源財經表示,2018年歐洲清潔能源投資同比增長達27%。歐盟統計局2月12日發布的數據顯示,2017年在歐盟中,可再生能源在總體最終能源消費中的比重從2016年的17%上升至17.5%,幾乎是2004年比重的兩倍。在“歐洲2020戰略”的規劃中,計劃在2020年完成可再生能源占總體最終能源消費比重20%以及在2030年比重至少達到32%的目標。

      事實上,每個歐盟成員國都有各自的“歐洲2020戰略”目標。其中,在28個成員國中已經有11個國家實現了其目標水平,它們分別是:保加利亞、捷克、丹麥、愛沙尼亞、克羅地亞、意大利、立陶宛、匈牙利、羅馬尼亞、芬蘭和瑞典。2017年,瑞典能源消費來自可再生能源的比重高達54.4%,領先于芬蘭的41%、拉脫維亞的39%、丹麥的35.8%和奧地利的32.6%。

      此外,歐洲已經較為普及的風電領域在日本也獲得了加速發展。根據《日本經濟新聞》的報道,鑒于日本太陽能發電受天氣影響,發電量不穩定以及陸地風力發電存在噪音等問題,日本政府和企業都希望可以進一步培育海上風電。據悉,日本歐力士公司將投資約1000億日元(約合90億美元),設立海上風力發電設備。日本政府也計劃通過制定法律和補貼制度支持海上風電事業的發展。

      而在中國,能源的發展與使用也更加傾向于高效和清潔的能源,邁入了新的能源時代。IEA曾表示,中國正在進入發展新階段,能源政策更加注重電力、天然氣和更加清潔高效的數字化技術。與此同時,中國的政策選擇將會在決定全球發展趨勢中發揮巨大作用,并將激發更快的清潔能源轉型。中國的清潔能源發展、技術出口和對外投資規模均使其成為低碳轉型發展勢頭的關鍵決定因素。

      然而,值得注意的是,盡管有越來越多的國家踏上能源轉型之路,但當前全球能源市場的轉型依然處于初始階段,正面臨著來自政治、技術以及使用成本等多方面的問題,這些問題仍需要各國不斷努力解決,同時攜手合作,共同推動全球的能源轉型升級。

      新能源汽車成為發展潮流

      事實上,對于更加清潔能源的使用已經不僅限于以上提到的發電行業。在汽車這一使用傳統化石燃料的行業,正在發生顛覆行業性的變化——發展新能源汽車。全球各主要國家都在推動新能源汽車,尤其是純電動汽車的發展和使用。其中,中國走在了全球電動汽車發展的前列。

      中汽協發布數據顯示,盡管今年1月乘用車銷量同比下降17.71%,但1月新能源汽車卻出現快速增長,銷量同比增幅達到138%。與此同時,中國也涌現出了包括拜騰、小鵬汽車以及蔚來汽車等一批新興汽車企業,生產的重點也放在了新能源汽車上。除中國外,其他國家也在著手推動電動汽車的發展。英國和法國預計在2040年禁售燃油車,荷蘭計劃在2030年起禁止燃油車上路,而印度政府則計劃到2030年前,全國所售汽車均將由電力驅動。

      此外,根據歐盟方面的統計,2017年,純電動汽車占歐盟所有乘用車的銷量大概為1.5%,按照這個速度計算,到2025年,純電動汽車的市場份額將提高至3.9%,到2030年為5.4%。然而,從數據上可以看出,在穩步增長的前提下,純電動汽車所占的市場比例仍然較低,維持在個位數水平。2018年,在歐盟新注冊的乘用車中,大約有56.7%的汽車使用的是汽油,這一比例在2017年為50.3%。柴油占比為35.9%,而純電動車僅為2.0%。由此可見,盡管各國政府努力推動電動汽車的發展,但距離取得汽車市場的主導地位仍有相當大的距離。

      不過,在政策紅利的推動下,包括大眾、福特以及豐田在內的傳統汽車生產商以及新興初創汽車生產企業,紛紛投入到電動汽車行業當中,擁抱汽車行業的變革。當前,中國正在引領著全球電動汽車的發展,汽車電動化轉型正在不斷推進之中。隨著電動汽車的相關技術不斷完善和發展,在政府政策的積極推動下,電動汽車擁有廣闊的發展空間。

      據路透社報道,在未來的5年至10年內,全球的汽車制造商計劃投資約3000億美元用于推動電動汽車及技術的發展。其中,大眾汽車的投資總額約為910億美元,約占總投資額的三分之一,而中國則成為大部分資金的投資目的地。

      事實上,大眾汽車在經歷了尾氣排放丑聞后,正在積極轉型,試圖擺脫丑聞的影響。大眾汽車公司早在2017年9月就已經宣布,將投入約500億歐元用于電池研發,并計劃將在2030年為旗下的300款車型推出電動汽車。另外,福特公司也表示,2025年前在中國將推出50款新車,其中包括15款電動汽車。

      由此可見,汽車行業已經成為全球能源轉型的“排頭兵”,并獲得了良好的發展機遇。盡管從目前的情況看,距離汽車行業完全實現電動化還有相當大的一段距離,但是積極的發展趨勢已經開始顯現。而全球能源轉型之路已經拉開帷幕,即便在轉型的過程中遭遇艱難困苦,但其前景依然值得期待。


      推薦內容
      圖片新聞
      熱點文章

      返回首頁 - 能源新聞 - 招標采購 - 擬建項目 - 工程動態 - 產品展廳 - 企業推薦 - 設計單位 - 施工單位 - 人物訪談 - 監理單位 - 政策法規 - 媒體關注

      版權所有 - 中國能源信息網 www.medianet2.com ALL Rights Reserved
      地址:北京市西城區牛街 電話:13810728867 /18638687274 郵政編碼:10000 豫ICP備17041678號-3
      宁夏快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