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ark id="pibpc"></mark>
    1. <tbody id="pibpc"></tbody>

    <menuitem id="pibpc"><tt id="pibpc"></tt></menuitem>
      <track id="pibpc"></track>

    1. <menuitem id="pibpc"><tt id="pibpc"></tt></menuitem>
    2. <small id="pibpc"><listing id="pibpc"><menu id="pibpc"></menu></listing></small>
      <small id="pibpc"></small>
      <mark id="pibpc"><tt id="pibpc"></tt></mark>
      <tbody id="pibpc"></tbody>
      當前位置:首頁 > 能源新聞

      專家表示,"煤電聯營"治標不治本

      文章編輯:admin 文章來源:未知 發布日期:2019-02-18 15:59:08 點擊次數:

      為緩解煤電矛盾,煤電聯營近年來屢被提及,但實施進程并不十分順利。此前,國家發改委副主任連維良在2018年度全國煤炭交易大會上表示“有關部門將研究制定煤電聯營相關鼓勵政策”。日前,國家發改委和國家能源局聯合下發了《關于深入推進煤電聯營促進產業升級的補充通知》(下稱《通知》),提出了對煤電聯營的一系列支持措施。

      但記者在采訪中發現,雖然煤企與電企對此表示歡迎,多位專家卻表示,煤電聯營只是一劑治標不治本的“止痛針”,無法真正化解煤電矛盾,甚至會阻礙我國能源轉型進程。要真正解決煤電矛盾,仍需加快推動煤炭與電力的市場化改革,尤其是電力體制改革。

      “把肉放進同一個鍋里”

      煤電聯營是指煤炭和電力生產企業以資本為紐帶,通過資本融合、兼并重組、相互參股、戰略合作、長期穩定協議、資產聯營和一體化項目等方式,將煤炭、電力上下游產業有機融合的能源企業發展模式,其中煤電一體化是煤礦和電廠共屬同一主體的煤電聯營方式。

      事實上,近年來每次煤電矛盾凸顯時,煤電聯動、煤電聯營、煤電一體化就會成為業內呼吁的解決“煤電頂牛”辦法。國家相關部門也多次出臺文件或口頭強調推動煤電聯營。2016年5月,國家發改委就印發了《關于發展煤電聯營的指導意見》。

      在相關政策的支持下,煤電聯營具備了一定規模。中國煤炭工業協會公布的數據顯示,截至2017年底,全國煤電裝機9.8億千瓦,其中煤企參股、控股電廠權益裝機容量為3億千瓦,占比27.1%。而2017年原神華集團與原國電集團合并為國家能源集團則被視為煤電聯營的一次成功案例。

      “長期以來,煤和電處于‘蹺蹺板’的兩端,一頭起來,另一頭就相應落下,在現行體制下,煤電聯營是煤炭產業鏈利益協同的好辦法,猶如‘把肉放進同一個鍋里’可以提升煤企和電企的抗風險能力。”華北電力大學教授袁家海在接受記者采訪時表示。

      山西某大型煤企相關負責人表達了類似觀點。他認為,在煤礦附近建設坑口電廠,可以通過運輸皮帶運煤,不僅大大節省運輸成本,也減少了環境污染。更重要的是,可以有效降低煤價下跌對煤企的壓力。

      “煤電聯營符合煤企與電企發展規律,對于電力企業來說,實現煤電聯營可以延伸產業鏈、穩定所需煤炭價格,控制燃料成本。”一位不愿具名的電力央企相關負責人表示看好煤電聯營,但他同時表示,電企進入煤炭領域需選好時機,不宜在煤價過高時做煤電聯營,否則將付出太高成本。

      或阻礙能源轉型進程

      記者注意到,《通知》針對煤電聯營提出了多項“優先”的支持政策,如優先將煤電聯營項目納入發展規劃、優先對實施煤電聯營的項目辦理核準手續、優先釋放煤電聯營企業優質產能、優先安排煤電聯營企業運力、優先落實煤電聯營煤礦去產能債券債務處理措施、優先對煤電聯營提供投融資支持、優先將煤電聯營納入混合所有制改革和清潔能源消納產業園區等試點等。

      但是,廈門大學中國能源政策研究院院長林伯強對《通知》將產生的作用并不樂觀。

      “煤電矛盾在近20年時間里不斷反復,煤價高時,電企虧損,電企盈利時,煤企虧損,作為解決辦法的煤電聯營也多次獲政策支持,但每次效果都不明顯,此次也難保是‘狼來了’的又一次上演。”林伯強坦言。

      “發電和煤炭是兩種不同業務,如何調動兩類企業聯營的積極性首先就是一個問題。”林伯強表示,在實際操作中,雖然有原神華集團與原國電集團合并為國家能源集團的成功先例,但這種模式很難復制,因為二者都是央企,比較好協調。而目前除中煤集團外,國內其他煤企主要為地方企業,但電力資產主要集中在央企,如果央企和地方企業聯營,將牽涉更多難題,難以保證聯營效果。

      采訪中,一位不愿具名的專家則表達了更為激烈的反對意見:“此時推行煤電聯營,無疑是與國際趨勢和我國的低碳轉型要求背道而馳。”

      該專家認為,從目前的國際主流來看,綜合型能源企業中化石能源部分的占比都呈現出不同程度的下降趨勢,而如果我國繼續推動煤電聯營,無疑會更加鞏固化石能源地位。

      “同時,《意見》中出臺了多項鼓勵措施,或會刺激煤炭和煤電出現增量。而事實上,當前我國煤炭的結構性過剩態勢尚未根本改變,煤電也存在產能過剩風險。”上述專家進一步表示,現在把煤炭和煤電兩種需要逐步降低消費比重的力量捆在一起,從中長期發展來看,實際是降低了減煤速度,阻礙了能源轉型和經濟結構轉型進程。

      市場化改革是根本

      《通知》稱,煤電聯營是保證煤炭、電力兩個行業協調、可持續健康發展的重要手段,有利于緩解煤電矛盾,優化配置資源;有助于煤炭行業化解過剩產能,增加科學有效供給;有助于穩定煤電行業燃料供應,提高煤電企業抵御市場風險能力;有利于資源協調開發,保障國家能源安全。

      對此,袁家海表示,“煤電頂牛”的根本原因是“市場煤”和“計劃電”之間的矛盾,煤價隨市場波動,但電價卻不能靈活地體現出煤價變化。

      “在推行了3年左右的電力體制市場化改革后,尤其是最近一段時間施行的電力現貨市場試點,我們依稀看到了解決這一問題的曙光。”對于解決“煤電頂牛”的辦法,袁家海認為,加快建設市場化的電力體制改革是根本之道。

      林伯強則認為,煤電聯營是“通過企業內部來消化政府不愿調整電價”的一種退而求其次的辦法,因為考慮到電價上調會影響到下游企業生產,政府不能盲目上調電價,所以只得采用煤電聯營。“但解決煤電矛盾的根本辦法是煤電聯動。”林伯強強調。

      前述不愿具名的專家表達了類似觀點。該專家進一步表示,煤電聯營或會阻礙電力市場化進程。因為推動煤炭企業與電力企業聯合,從某種意義上,將更加有利于政府對該領域的調控,這顯然與市場化進程相悖。“而且,過度兼并重組,組建大型、特大型煤炭、電力一體化集團,極易形成寡頭壟斷,難以真正實現市場化競爭。”

      “煤炭和電力市場化,以及降低化石能源消費都是能源轉型的重要內容。轉型不可能沒有痛苦。但人為阻斷這種痛苦,也就阻礙了能源轉型。”前述專家進一步強調。

      推薦內容
      圖片新聞
      熱點文章

      返回首頁 - 能源新聞 - 招標采購 - 擬建項目 - 工程動態 - 產品展廳 - 企業推薦 - 設計單位 - 施工單位 - 人物訪談 - 監理單位 - 政策法規 - 媒體關注

      版權所有 - 中國能源信息網 www.medianet2.com ALL Rights Reserved
      地址:北京市西城區牛街 電話:13810728867 /18638687274 郵政編碼:10000 豫ICP備17041678號-3
      宁夏快3